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自然大美归于乡土 沙井村生态规划访谈录

[日期:2018-09-06] 来源:  作者: [字体: ]

 

乡村景观源于人们的乡村活动,是人与自然和谐最生动的写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种生活习惯世世代代影响着人们的审美和追求,深深烙印在人们的血脉之中。


随着社会的的发展,人们生活节奏逐步加快,乡村似乎成为了人们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面对繁华的城市,污浊的空气,人们更加珍惜和留恋静谧的、清新的乡村田园,更渴望享受大自然的美好馈赠,籍以放松身心。乡村景观设计正是基于对人与自然深刻认知基础上的乡村风景的保留传承,筑梦心田,为诗意栖居营造最美的风景。


2018年7月,由各大高校设计学院近八十余名师生组成的“设计下乡”湖湘景观大赛风石堰镇调研组,经过两次实地考察,为这所拥有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衡阳市文物保护单位的“沙井湾古民居”改造设计。为此,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以下简称HDA)采访了参加调研的带队老师,通过他们的独特见解,深入剖析风石堰镇沙井湾村的特色,以及如何通过设计以其人文力量,推动扶贫项目,激发乡村内生动力。

 

HDA:大家都建议做古建筑保护设计工作,如何保护和再设计?

 

范迎春

湖南省第一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院长教授

 



古建筑的保护包括人文即历史背景、建筑本身、周边自然环境等。人文包括所处年代的文化内涵,科学文化艺术。建筑本身包括建筑特色,结构,材料,装饰图案等。周边基础配套设施的完善设计,自然风貌的保留。


 




樊衍 

湖南科技大学艺术学院环艺专业教研室主任

 



保护的目的是因为其具有价值。古建筑的价值除了文化、历史、艺术、经济等方面的价值外,还在于其不可恢复性,有些东西一旦破坏就不能再复原了。因此对于古建筑保护设计工作需要慎重,外观和重要特点等体现其特色的地方需要保护好,但是对于内部功能而言,可以适当地加入现代设施以适应现代人的生活需要。

 




李士青 

长沙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师、景观设计




古建筑的保护是一个很宏大的课题,具体到每一座古建筑,它都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故事,在面对不同的古建筑时,保护和再设计都要在尊重和深刻领会它的故事这一基础上开展,不能一概而论。

 





HDA:除了大家提到的对古建筑的局部保护与改造建议外,有没有从认识角度更全面、更高端的来考虑古建筑的保护与经营?

 

谢旭斌

中南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教授,博士




从“文化母本”的角度进行传统村落的保护,理念主要是把村落作为孕育文化的“母文本”、创造生命的“母体”的来看待,这样大家就能以虔诚的心与态度,从生态、审美、居住、游乐、文化、风情的“母文本”角度进行多维视角地挖掘、保护、培育。


从“家园共同体”的角度进行保护,从古村落生态、审美、伦理的智慧中进行保护。正如利奥波德将生态意识、道德意识、审美意识三者完美结合,所形成的“大地伦理”理论一样。我们要顺应自然规律法则,具有田园综合体、全域旅游体等“家园共同体”意识。


 


欧阳国辉 

长沙理工大学设计艺术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除了古建筑的局部保护与改造之外,同时我们也可以运用现代科技,利用大数据平台,建立古建筑群数据库。使我们可以更加系统,全面的保护与经营古建筑。同时也可以将新技术,新材料运用在古建筑的修复工作之中,使古建筑能更长久的得到保护和传承。

 




邹昌 

湖南工程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教师





我认为应该从当地的社会组织结构以及经济生产生活方式上着手,前期进行详细的调查,制作出符合本地长期发展的长远规划,把古建筑的更新与改造纳入到整个规划当中,以当地的实际需求出发,改善建筑原住民的居住水平,增加经济收入,真正提升古建筑民居活力,提供一个留得住年轻人的生活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才能真正达到乡村振兴的目的。

 




HDA:建筑是死的,如何盘活它,给它以血液,这是未来的工作重点,目前如何解决?

 

欧阳国辉

村落建筑是传统村落中的物质遗产,要盘活建筑,不能只对物质遗产进行保护,要激活村落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到“活态”保护。可以通过村落产业升级,延长产业链,提升村民经济收入。吸引人群返乡,为村落带来活力,村落保护主体回归,为建筑注入血液,建筑才得以盘活。再者,建筑内部基础设施需要完善,使居住环境符合现代人需求。未来对建筑的保护可以为建筑注入新的解读,闲置的建筑可以利用起来,做民宿、书吧、酒吧、艺术馆等等,让建筑成为村落文化传承的直接载体,从而传承村落文化,盘活建筑。

 




鲁政 

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环境设计系主任、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理事。




如问题所述:建筑是死的……,这让我想起2004年陆地写的一本书,名叫《建筑的生与死:历史性建筑再利用研究》。当时就系统地提出过西方历史建筑如何“功能置换”、“修旧如旧”等专业上的方法,相较于现在而言,跨越专业的藩篱而进入社会设计的思考还不是很明显。现在,这个问题提的很好,至少说明了遗产保护背后的社会、经济问题已为广大师生和管理者所认识,并上升到了矛盾的主要方面。


其实,建筑的死与活,总是与实际的利用者息息相关的,舒尔茨场所理论中关于建筑物与场所概念的区别,大抵也是围绕使用者及其产生的事件、记忆等展开的。有了利用者这个人,就不愁事件、礼俗、记忆等活态遗产的生发。只不过就目前情况而言,里面居住的老年群体、贫困群体居多,看上去不像我们所期望的那样有活力而已,但建筑在老弱群体的利用下仍然是“活的”。这样,就会面临三种选择:其一、部分的或全部迁出现有居民,再注资进行一定规模的更新改造,完成必要的功能置换;其二、完整保留现有居民,并以各类优惠政策鼓励原籍青壮年回来置业,发展以观光、民宿和农副产品销售为依托的多业态混合产业,并鼓励老弱群体以废弃地或房屋产权租让的方式参与合作经营;其三、保留原汁原味的生活现状,在积极修缮的基础上避免外界经济因素的干预。


三种选择都代表了不同利益群体的诉求,都不同程度地体现了改造更新的“急”与“缓”、“功利”与“公益”、“学术”与“市场”等的博弈。西方在更新改造时政府、开发商和居民之间的种种争执正说明了这一点。因此,在给它注入活力前的价值判断是首先应该直面的问题,只有明确了哪一种选择背后的价值观是可以被接受的,问题的解决也才能有所眉目。

 




邹 昌 

盘活建筑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人气,有生气,没有人的建筑,再好看也没有用。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古民居中生活的大部分为老年人,几乎没有什么年轻人,想要留住人甚至吸引人,就需要找出一条符合当地实际条件的乡村经济发展方式,提供适合年轻人工作的平台和岗位,让他们真正能安心的在村落中生活,没有后顾之忧,否则单靠原有的居民和旅游观光模式,乡村很难持续发展。

 




陈理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美设学环境设计教研室讲师



古建筑的“活化“在与再生,再生是使建筑得到重视。那么乡村旅游,古建民宿都可以考虑开发。一方面获得的资金维护保养古建筑,另一方面改善当地村民生活。


 



HDA:如何确立设计目标?从大赛的角度看,是做概念设计还是重在可实施性?

 

谢旭斌


对设计目标的确立,可以根据个人、团队的设计理念、定位及专业方向。可结合调研过程中的考察发现、居民主体性的愿望、大赛任务书、政府方面的设计要求来确定设计目标。


从大赛的角度看,做概念设计还是重可实施性,两者都是以解决问题为目标,一个是解决前瞻性、引领性、发展路径性的问题;另一个是解决现实中为住居、旅游、体验等为目的的功能与技术实施问题,诸如生产、生活、观光旅游为目标在实施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陈超 

湖南工业大学讲师




 概念设计是远景目标,可以设想,随时调整。可实施设计是当前任务,必须重视。


 


陈 理 

应该是重在可实施性。是要解决问题和考虑当地居民的切实利益。宣传和展示传统文化的场所,居民休闲停留场所,外地旅游场所。

 




樊 衍 

从小的点来说,应该以可实施性为主导思想,比如某栋建筑的改造或是室内改造,但对于大的规划来说,可以以概念设计为主,因为其实施落地存在太多的不可知因素。

 



HDA:作为传统民居建筑,场地特色并不是特别鲜明且具代表性,“修旧如旧”还是“功能置换”更合理?是否应把场地“活化”的再生设计作为重点?



欧阳国辉

传统村落中民居建筑存在很多闲置废弃的状况,因此一定程度上的“功能置换”也是具有合理性的,为建筑注入新的活力,民宿、书吧、艺术馆等,让建筑成为传承传统村落文化的直接载体。场地“活化”的再生设计可以作为重点,但应该以传统民居建筑为基础,在原有基础上为建筑注入新活力。


 


谢旭斌

沙井老屋具有鲜明的建筑特色和完整的建筑空间,尤其其院、堂、井、廊、弄、亭于一体的建筑景观形态与空间特色及石雕艺术给人印象深刻。对于沙井老屋建筑的外部及特色景观,及明确为文物保护的建筑可以采用“修旧如旧”。而内部空间可采用“功能置换”,以完善采光、隔音等设施,满足人们的现代生活的需求。


针对目前居住人口的现实需求,进行场地活态保护及进行“活化”的再生设计,重点进行公共活动空间、文化旅游空间、景观特色空间的设计,保持村落文化更久的活力。

 



李晓东 

湖南商学院设计学院教师 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环境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湖南省东的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传统民居作为地域文化的载体,或多或少地都会有一些自己的特色,传统民居是历史沉淀下来的,民居不同时期、不同的物质文化件条会有不同的价值体现,一些有代表性的、有故事的、有审美价值的民居是本地文化历史的载体与历史记忆,已经成为我们广大原居民生活中的地标,我们应该尽量好的保护,做到"修旧如旧"。比如湘潭唐兴桥头的一组民国时期的民居建筑其形态结构与周围环境结合得非常,我们从小到大一直都在此写生,是名符其实的地标性民居,可是窑湾改造把它拆了,非常可惜,虽然单独作为民居建筑它不是一个什么了不起的大作,但是其承载的历史信息与岁月光阴、树木丛枝的塑造,让这里成为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自然景观。传统民居如果改造后地域性的东西完全丧失也就不成其为传统民居了,特色是在比较中形成的,也需要我们用心的去发现,并不需要去刻意夸大,有那么一点点流传下去,地域文化的符号还在,顺势而为把我们的创意揉合进去,就是传统民居的发展新生!


当然传统民居的改造也离不开"功能置换"的"活化""造血",历史是一条河,建筑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这次去的沙井村古民居,原来的主人一个也不在了,成了一个大杂院,乱搭乱建让原本的面目全非,而这个建筑群是很有地域特色的,把居民迁出去而引入文化旅游产业项目是完全有必要的,可以提升古民居的价值和保护古建筑的造血功能,进而达到"活化",而作为祖传的民居我主张尊重那些热爱自己故园的原居民的其个人意志,让一份活的历史不断流,湘潭窑湾改造我接触过二个原居民,宅子是祖传下来的,建筑环境、品像还很好,但开发公司坚决要征地拆除,其结果是湘潭窑湾唐兴桥段除了唐兴桥和汽修厂二个节点外,历史街区的面貌荡然无存,历史风貌和原居民都彻底清零,成为彻头彻尾的没有文化意识的商业地产项目,让人觉得很失落。

 




李士青 

凡事没有绝对,无论是修旧如旧、功能置换或者两者的结合,都要根据传统民居建筑所处环境的具体情况进行分析,得出合适的处理方式。

 




HDA:周边景观环境的改造是否可作为设计思考的组成部分?

 

欧阳国辉 

可以,一个好的设计应该是建筑与周围环境相适应,相协调的。同时周边的环境对建筑本身也是有衬托作用的,如果只有一个古建筑摆在那里,也会显得非常的突兀,不具有整体统一性。建筑本身和环境的相互衬托也十分的有必要,可以通过景观环境突出建筑本身的独特之处。所以这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hda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