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朱力 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副主席

[日期:2018-08-29] 来源:  作者: [字体: ]

 

朱力,男,1966年生于湖南长沙。湖南大学工业设计方向工学学士、中央美术学院建筑设计方向硕士、中央美术学院建筑与环境设计方向博士、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为中南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设计学科负责人、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曾挂职湖南省住房与城乡建设厅厅长助理。入选湖南省文艺 “三百工程”人才计划。获颁“中国设计品牌榜·教育突出贡献人物”。


主要研究方向

 

设计伦理、非线性空间设计。


学术成果

 

• 出版专著《中国明代住宅室内设计思想研究》、《非线性空间艺术设计》等四部。

• 出版教材《商业环境设计》,获批教育部“十二五”国家级规划教材。

• 博士论文《中国明代住宅室内设计思想研究》获中央美院优秀博士论文一等奖。

• 在《人民日报》、《装饰》、《学术界》、《美术观察》、《艺术评论》等国内外刊物发表论文四十余篇。

• 主持完成国家艺术规划课题《城市环境设计的伦理维度研究》。

• 主持完成教育部重大委托项目《水龙祠壁画研究》子课题、湖南省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记住乡愁—湖南传统村落十村十记》子课题、省社科基金、省教育科学规划课题、省科技厅科技计划项目、中央高校人文社科前沿研究重点课题、省住建厅重点科技项目等研究课题十余项。

• 设计作品《线韵流觞》获中国美协全国环境艺术设计大奖赛最佳概念奖。

• 指导的学生获国内外设计大奖300余项。曾多次获省教育厅、省设计艺术家协会等主办机构颁发“优秀指导教师奖”。


主要作品

 

主持完成美国洛杉矶华威俱乐部整体环境设计、法国香缇别墅整体环境设计、大连湘君会所整体环境设计、福建永安城市色彩规划、贵州腊尔山景区规划、河南凯悦龙泊酒店整体环境设计、海南博鳌美丽乡村设计、长沙市政府大楼会议空间设计、湖南湘潭万楼新区城市形象系统设计、张家界地质博物馆室内设计、国防科大银河楼文化形象设计、湖南怀化太平溪景观设计,长沙莲花老年社区规划设计、“湘雅百年”纪念装置设计、长沙创意设计产业园规划设计、永州武庙环境整体设计、郴州桂阳县庙下村古建筑保护规划、长沙高新区创业服务中心室内设计、嘉熙中心公共空间和样板房设计等项目两百余项。


学术兼职

 

中国美术家协会环境设计艺委会委员

教育部艺术硕士(MFA)指导委员会委员

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副主席

湖南省室内设计师协会会长

湖南省照明学会副理事长

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评估专家库专家

湖南省综合评标专家库建筑与园林类专家

湖南省文物局专家评委库专家

 

主要观点与实验阐释


关于设计伦理 

设计是价值观的空间转译,需充满善意与人性观照。每次的空间规划都是一次利益与资源的重新配置,其背后的设计伦理是价值观的空间表情。尊重多数人的利益、平衡代际之间的矛盾,让空间设计成为处理好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斡旋媒介,以满足不同阶层的“空间正义”。


 

 

“审美趣味”并非康德所言基于情感的纯粹先天的禀赋,而是后天的社会“区隔”教化与阶层等级精神塑造的结果,同时亦是阶层身份的符号标注。


 

 


精英阶层对“美学洁癖”的坚守实质上是维护 “阶层地位”及其边界,而非“超功利”的主观趣味,精英审美为了不被模仿而不断创新与占有稀缺资源。


 

 

 


“中产阶层”审美则倾向温婉地将精英文化大众化或将大众文化精致化。


 

 

 


“大众审美”由于其易得性与盲目性往往流于草率的拼贴式折衷。


 

 


“时尚”就是低阶层人群不断追逐与仿效较高阶层审美趣味的动态过程。


 

 


设计的伦理责任即是创造一种“流动的真实”,推崇为真实需求而设计,倡导“百姓日用即道”,解构空间 “景观化”布展,抵御日常生活被以刺激无限制“伪消费”为目的的“异化空间”的狂欢所催眠


 

 


设计也是生产力,催生“宁静”的力量!设计需重构地域性的、多元化的“看的方式”及其场所情境,维护视觉话语生态,在当前“读图时代”唤醒主体意识与文化身份认同,避免“拜物”异化对当下生活空间的殖民、促进回归平淡、宁静、本真的日常!


 

关于乡村建设 

 

   

乡村设计是一种“社会设计”。传统乡村聚落作为“阴阳之枢纽,人伦之轨模”,看似是景观的堆积,而实质是社会关系和各种能量互动交织的完整的小社会。乡村设计应是社会研究与协助。设计师应正视乡村社会中真实的需求,重建地方景色的多样性、弥合已然断裂的文脉、织补乡村日渐冷漠的邻里关系、激活乡村公共生活、促进产业模式更新、修复乡村生态伦理空间、存续乡村自治组织、催生乡村内生动力,避免因单纯依赖现代工业技术手段而导致对乡村独特价值内涵的陈述偏见。

 

 

 

乡建不单是“硬件”的专项设计,还包括乡村社会研究与陪伴式协助、资源的转译、创新文化体验与价值认同、乡村社会形态重塑、新业态新技术打造等“软件”的建设。


 


民宿改造设计采用保护与再生相结合,保留乡土自然的野性。让新空间从旧建筑中生成出来!并且设计了晚上“看星星”卧室。

 

 

 

 


乡村建设到底是为世代居于斯的村民还是为“到此一游”的旅客?设计师们不自觉地以城市精英主义的视角去俯瞰乡村,以“救赎心态”萌生出新的偏见。甚至只为取悦游客的“匆匆一瞥”,而把乡村建设理解为“穿衣戴帽”工程。这类虚假的主张带有不自知的优越感,导致设计极易以一种傲慢姿态介入乡村。在这种设计伦理缺位的情形下,所传达出的设计策略不可避免带有一种单一观念的烙印:单一旅游开发模式。让乡村甚至村民自身也成为被消费的对象,设计仅为了“表演”乡村生活,而对日渐凋敝的乡村文化、生态、经济等更为紧迫实质的危机却缺乏建设性。


 

 


中国传统设计观念的“当代转换”是当下设计师探索的方向。

 

 


乡村不是低等级的低密度“城市”!乡村设计是关乎乡村价值再发现与认同的“系统设计”。乡村设计应敬畏地域文化价值、应尊重农民与农业的主体地位。目前我国的乡村正成为法国学者德波曾批评的“都市异化空间布展”的乡村版,没有意识到乡村是与城市等值、互补、共生的不可替代的价值体系。


 

 


乡村建设的本质难题是未充分认识和发挥乡村的独特价值。在城乡关系的动态演变中,乡村长期被裹挟在城市主义话语体系中,缺乏基于乡村主体性价值的建设系统,难以接地气。

 

 

 

乡村设计应精确表达乡土元素自身的意义与物感。设计师罔顾特定语境,懵懂地对乡土文化符号随意提取、对乡村地域语言不加甄别地断章取义的利用,遮蔽了乡村原本生产生活性景观的丰富精微的内涵,也进一步加剧了乡村中假古董的盛行。


 

 

 


乡村设计应重视乡村的主体地位。目前的乡村设计将村民当“他者”,有时还为获取乡村恢弘统一的景观风貌,拆传统民居另建宏大尺度的标志性仿古建筑、填塘废溪造大公园广场、推平菜地改大草坪来烘托水泥假山、毁风水林另栽观赏性植物等,以“审美态度”代替“生成逻辑”。 乡村原有物序中的伦理生态结构在强势话语中逐渐消失,设计陈述传递出来更多的是对乡村主体性的漠视态度。


 


设计师应找到清晰的表达乡村价值立场的独特话语,诉诸伦理的价值判断、创设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机制,让乡村人、事、物交集所产生的淳厚经验回归日常生活本身。


 

关于商业空间   

商业空间设计是消费方式的设计,是营销理念的空间化和延伸。商业空间是生活方式和文化现象的读本。消费者希望把自己幻想为一个不同的“改良的自我”,商业空间需给消费者提供改变他们自我的机会,创造空间体验与消费者之间的人格联系。


 


商业空间已由“叙事空间”转化到“体验空间”。过去的故事化、戏剧化的场景,以“移情”的情节来构建一个线性的体验、以教诲式的阐述、劝诱式的技巧,提供了一种指向性故事情节,但 “体验空间”打破了时间和地点的屏障,不对任何节点提出主观评论,目的仅是感染人们去解读,故事是被展演的。传统上“我来给你讲故事”转化为“让咱们一起玩个游戏吧”,不是为欣赏而训话,而让情感互动来唱主角。


 

 

适当为空间“留白”。由于每个人的期待值不一样,具有确定功能的空间很容易过时。空间应该成为开放的“文本”,反对功能的过细划分,鼓励自发的调整,适当为空间“留白”。如矶崎新“未建成”的概念、黑川纪章的“非空间”概念、赫尔佐格“有意未完成”的概念等。


意义价值常常被误当做实用价值。在集体场所里物理、心理概念交织在一起,行为的随机性使不同的人在使用同一场所时,表现出不同的行为模式。


 

 


“语义还原”是构成原创空间设计的重要路径之一。重新定义词语的意义和追溯概念的本源成为创新设计不可或缺的一个程序,如果把“座椅”的语义还原为“可坐的器具”,也许能大大拓展设计的视野,摆脱“既有语用”的樊篱和束缚,成就“座椅”新的可能性,建构独特的新“语用”。


 


商业空间不再仅仅是供给商品,而是制造符号价值。商业空间设计的重心也因此由物质设计转移到符号设计上来。


 


作为一种人类文化形式的“商业空间”也是一种自我表达。人对场所的认同,预设了场所的性格。购物也是一种交流活动,商业空间成为一个社会交往空间,可以提供一个舞台来丰富我们的公共生活。因此能够促进交往的空间,最能够吸引消费者。通过互动的交往行为,是人们维持日常生活的基本条件,是个性健康成长的必要。

 

 


空间设计是对不同行为模式的一种鼓励。以空间的多义性来引导使用者,来创造新的空间占有的行为。空间的功能装置,与艺术雕塑之间的界限被模糊,以凸显空间识别与全过程导向,方便与主题文化相关的各种体验建立起广泛的联系。


   

关于非线性设计      

非线性空间设计是一种连续流动的、不规则的、随机的、非标准的、柔软的营造。实质上如同“褶皱”概念般是隐喻一种思维方式的拟态,强调它的游牧性和流动性。

不单指曲线不规则的建构体,也可以是直线正交形式,是设计过程中包括不确定性和偶然性的设计。

 

 

我们的世界是以一种混沌和有序的深度结合的方式呈现的。因为非线性系统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混沌理论建构了一种正反的思维方式。非线性系统之所以有自组织性、自协调性、自发性和自相似性,正在于它自身所具有的这种内在矛盾性和辩证律。

 

 


作为东方智慧规律性的“道”,其根本原则就是“反者道之动”。道的运动规律呈现两种表现形态:一是互相转化。天地万物皆“负阴而抱阳”,由相反相成的对立面(阴阳)构成。二是循环往复。道及其产生的万物的运动最终又都将返本复初,回到原点,形成周而复始的循环。


 


界定某种行为,并不完全决定于其个体属性,而是这一行为发生的特定“情境”。空间设计可以尝试创造具有多种可能性的情境,以非线性思维来制造若干未完成的心理事件,激活人们各自形成自己特有的“格式塔”,意义便在这种非线性的游牧中撕裂、离散、交叉、聚合,从而不断达成“空间再完形”。


 

 


空间建构就是怀着一种乡愁的冲动到处去寻找家园。人们常常把自然中的某些状态作为高雅品位的象征,例如:残缺美、伤痕感等自然形式之间非特定的联系。只有在“途中”的生命张力才是意义所在。尼采认为:“花开半时正艳,景到半路独好”。这种人、物之间的“通感”成为生命痕迹的空间表现。


生命痕迹的表达还体现在人类对动感空间的愉悦,希腊雕塑的伟大之处在于其表现了人类运动的伟大瞬间和凝聚着美妙的情感,追求无限的流动与实体的有限并存。


 


非线性排斥整体、理智与抽象。而喜混合状态、组合以及装置。德勒兹提出了“块茎”(rhizome)的概念,反对统一,打破二元逻辑,产生出差异与多样性,制造出新的连接。块茎是非层级化系统,是构成多样性的非中心化之路。

 

 


无意识的麦比乌斯圈等原始意象,为当代人的异化提供了最好的补偿。


人类对于韵律的需求有着生物学上的基础。生命本身,在各个方面都被自然的韵律所左右,其本身的韵律和整个宇宙的韵律之间在相互调节着。“这也许正是人类感觉安全的源泉”。


生物的人由于自身的发展离自然越来越远,最终可能促使其从环境中孤立。而其自然属性又逼迫其必须吸收集体记忆中多样的特征,而这种幻化的记忆最终成为一种共同的“乡愁”


 


共同的理性也开出邪恶的花朵。单一的理性而导致的机器美学观反对任何非功能形象,彻底摒弃附加装饰,使现代生活日益“硬化”,缺乏人情味。


空间应该反映不同体系的集合体,包括这各种异质要素的一种秩序:“块茎”模型。不同于以往的树状结构,现实意义便在联系中产生积极的状态。

 

 


空间识别系统除了传统的VI部分外,还强调空间的形体、色彩与材质等,与营销理念、品牌体验统一协调,同时还注重听觉、嗅觉、触觉等方面的识别设计。


当代环境的“硬伤”已成为焦点,利用自然材料来获得一种环境的柔化,但同时以降低构件的标准为代价,让工业化与自由形式相结合。把人工构筑物化为大象无形,成为环境的迷彩。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hda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