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HDA毕业季 | 2020中国美术学院城市设计系毕业创作

[日期:2020-08-10] 来源:  作者: 杨倩 黄文雨 [字体: ]

 

 

 

疫情下的多样性实验

建筑艺术学院2020年城市设计系毕业展主题

 

指导老师:赵德利「身体城市」

——在杭州的后人类纪跨-尺度历险往事 

指导老师:詹   欣「2050:智慧城市漫游」

——杭州白马湖生态创意城未来社区实验 

 

 

   毕设题目:身体城市

             ——在杭州的后人类纪跨-尺度历险往事

授课教师:赵德利

“…现代生活中最深刻的问题流源于个体独立性及存在,与社会中众多权力、历史遗产的包袱及身体外部的文化及技术生活的对抗中如何维系和持留…” 
“…城市最杰出的一个特点在于,城市功能的发挥会超越功能定义的实际物理边界,城市中不断出现的多样成效将不停地对这些边界进行回应,以此带来城市生命力、重量、重要性及责任。一个人不会受限于他或她的肉身实体,也不会受限于封闭他或她的身体活动的空间面积,而是即时即刻,从人发散出的与空间一同所呈现的有意效果的整体。同样的方式,城市也只有在这样的整体有意效果可超越即刻城市框架之时才得以存在…”齐美尔 《都市与精神生活》1903
“…建筑和身体的行动在庭院间、拱廊间和楼梯间相互渗透逐渐成为新的,并不可预料的展演星群。 多孔性是生活和城市中的不可耗尽的动力,在城市各处闪现…”瓦尔特·本雅明 《那不勒斯》1925 
“…身体进程是身体自身在空间中的动态能动力: 空间效果的方位并不由我的身体决定,身体在客观空间中的存在只是个事实,但潜在的身体(Virtual Body)在面对挑战与境况所定义的现象场所时,会激发身体系统的一系列可能行动。作为一种前-意识的状态,身体进程无需意识,也无需感知监管的必要,身体进程是身体自身可以动态探索和收获的能力和体系…”梅洛·庞蒂 《知觉现象学》1945
城市的多重结构、不同时期叠加的发展成果的里里外外,遮罩出了杭州市民在街头的游荡空间。城市文化、社会共识、工业产品和数据智能等任何你能想到的,你看见和用过的东西一起,通过城市建筑和城市空间进行展示、传达、使用、执行和灌输。很多时候,无论建筑类型和琳琅满目的店面有多么精妙和多样,无论城市空间聚集了多少前来找乐子的市民,这里无非是资本获取剩余价值的巨大机器。精美的建筑本身即是固有城市、文化、功能等意识的化身和执行者,同时也在教唆和装载着人们固有城市活动意识和消费意识,售卖上维给定市民的欲望和刺激。市民自身成为不停接收上维刺激的受体,当刺激不再刺激的时候,人们就只会表达震惊(Shock), 建筑将再去更迭类型、立面和形式,形成新的刺激,直到市民达到齐美尔所描述的颓废(Blasé)状态,然后只能下意识的在城市中闲逛(Flâneur),寻找内心想象的城市希望和期待,亦或不再想象和期待。比如,上个世纪初的拱廊建筑在塔夫里眼里是巴黎当时的百货商店”拱廊“发现了空间教化(Self-education)的可能,它对群体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曝光,群体本身就是一种奇观。但19世纪如此的再创造的空间教化体验都是以发掘新的建筑定型为己任,因此揭示了非常局限的建筑视野。这还是没有回应建筑如何作为不同阶层间相互协作、促进的内在可能。依然没有回应如何创作新的,实质性的建筑表达。反而落到了局部的,片面的建筑定型的实现之上。在此,建筑无非在试图执行资本视野下的空间教化。这种建筑仅仅是执行资本主义生产-分发-消费循环的城市利器。
如今已是2020年,距离波德莱尔的城市“颓废诗歌-巴黎即景”已经过去了159年。城市建筑除了执行资本意识和生产剩余价值的物理空间以外,又多了一层人工智能这一城市执行要素。城市建筑在当下除了物理空间类型教化以外,又结合了强大的人工智能的消费引导和上维设定的互动过程,让每个市民更加不需要在城市中反向的创造和主动的探索。正如塔夫里说道:人们在使用城市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同时也正在被在使用。
我们希望建构,鼓励和可促发市民自身反向创造城市的建筑。促发人由内而外的触碰和想象自身与外在空间之间的多样可能。将人的随机活动纳入城市建筑和变革事件的无休止演绎的持续建构之中。我们将重新思考当代人在城市生活中的尺度,行为,想法,和新生活方式,并把这些观察作为我们创作栖居之所的重要源料和要点,探寻重塑他们彼此间新的超尺度及活跃尺度的表达可能。我们希望能真正进入和发现市民的居住空间想象,寻求建筑进入现实语境,建筑引领社会生活的建筑潜能。
尺度在我们这个教学单元,不再仅仅是创作过程中处于不同节点的投影性机械尺寸,我们将尺度看作携带潜在的,有待被建构的,有待被调动和激活的自由,处在活跃状态下的超越性过程及关系。这些处在不同时空,且有着原有定义和属性的物质及思想元素,在本课程的创作中,逐步暴露出自身不为人知的,没有被发掘过的潜质,从而在相互及相对的新整体关联中渐渐地成为一个个跨-尺度新作。人的身体及空间想象不再后发于给出的建筑结果,而是从设计开始,时刻与建筑形式此生彼长,互为整体 - 一种蕴含着即将发生的人与建筑-即自由尺度。通过同学们在每寸城市空间中的不停调研,建立完整的城市空间数据模型,实现从空间体验到现状空间尺度及连通性的完全建构。我们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也只有在这个过程中,极为具体的细碎城市节点、问题、事件、状态、历史、考古、政治、体系等信息才能被慢慢的发现和领悟。同时,城市的系统性结构和空间整体才会被真正的理解和建立。这时,杭州可能才会刚刚出现,或者同学们会看到一些杭州出现的线索。随后,他们才有机会找寻那些以市民身体反向建造城市空间的发展机会,并在真实了解城市现状问题的基础上,去提出建设性的城市设计方案。
相对于城市和建筑单向的主导市民的意识和空间想象力,我们这个教学单元希望在已有的杭州城市现实碎片上(组内16个同学中的每个同学在杭州南宋皇城小镇内的1.2平方公里的场地上自由选址进行城市设计),再创造出可以链接历史表现、回应当代社会问题、创新社会活动和生活方式、促进市民空间探索式学习、市民反向和多向与城市往复交相协作的跨-尺度物质模式;我们鼓励城市建筑和城市空间对市民身体进程(Body Schema)的促进和推演,致力于设计出能让市民身体进程持续在城市中发生,并能迸发新的身体及城市潜能的方案。
在毕设展厅中,你将看见一个超级压缩而又正在运行中的杭州,没错,杭州就在这个展厅里,完整的在你身边,跟你一样大。因为每个同学在各自的调研场地中,把这里的全部精髓、创想和类生空间(Quasi-Space)绘制到了城市图纸中,你看到的不只是城市变迁的阶段性结果,而是正在运转中的城市发生状态。你将与我们一起开始想象杭州的不确定变化及未来。每个人都将在我们建造的“柔软杭州”城市装置中,通过反复的揣摩和走动,思考和重置,想象,给她以变化,给她以你的身体、每个个体重塑城市下的不断动力,从而找到一种时刻处在活跃状态下的城市创作集体。从此,市民间,身体间的相互竞争,相互成长,相互否定,相互成为,无论地位、职业、无论权威和权利、无论技术和财富,每个人都可以在时刻包容的,反向创造城市的过程中成为城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此之前,杭州还未出现。

 

「十五奎巷记忆的现在和未来」

      学生:骆洋  指导老师:赵德利

 

通过城市、历史调研,通过与现场居住老者的对话,作品追寻到了这片城市场地的记忆和历史变迁,并在当下城市空间现状中,结合市民具体的需求,塑造了与当下可以进行对话的记忆空间,让记忆成为现在市民可感可用的城市灵感源泉,引发市民进一步的城市创造与历险。

 

 

解开居住牢笼的沉思与解压城市

      学生:林文健  指导老师:赵德利

 

充分体验和发掘现有后市街的空间潜力,创建发生在居住生活各个维度的沉思和解压空间,带来居住本该超越户型的自然生活构想的城市居住实践可能。

 

 

假冒城市界面的真城市历史文化的交互与探索

      学生:杨子韬  指导老师:赵德利

 

假冒文玩在劳动路的隔间封闭店铺中可能进行着大众无法介入的潜规则勾当,同学试图在这个封闭的城市事件中找到有意义和交互可能的公共性。通过曝光、扩张假文玩在城市中的生产和展学研领域,致力于传播和交流其中所蕴含的真历史碎片和知识,并将过程中的辨伪技术、造假节和内涵内容通过城市生活的多样互动在当代城市中进行拓展和探索。历史、现在及未来在有趣和解密的日常生活中逐步揭示出那些令人意外的潜在关系。

 

 

围绕吴山摩崖石刻与城市之间的往复学习和创作空间营造

      学生:刘新雨   指导老师:赵德利

 

吴山在历史上与城市并没有所谓自然和城市的区分,而是连绵和生活的整体。同学试图通过城市向吴山摩崖石刻的进发和持续环绕,探索断裂的摩崖石刻与市民间的相互学习和市民彼此交流的新征程、新跋涉和新空间,并以此再将市民的活动与吴山的历史文化在当代链接起来,从而让市民在自然领域的探索中了解历史事件、人物遐思与自然关系的凝练和力量,再将所见所闻带回到浮华的城市之中。

 

 

荷花池头-临安府治与当代杭州办公空间的上下生长

      学生:刘芮其   指导老师:赵德利

 

项目坐落在历史的临安府治之上,相对于复原历史的建筑形制,同学思考办公空间与园林之间的相互创造关系。同学一方面在居家办公语境下在居住小区的可用间隙设置自由-隔离办公空间,另一方面延续历史上园林办公的特质,形成从城市之下到上,从城市上到下的相互生长,使城市办公不再局限在高层建筑小隔间之中,而是一整套可以去开发办公行为的垂直化园林感知体系。当市民创作办公的行动中移位变幻姿态和视线时,多点位的上-下办公园林在城市之间将形成联合和叠合的,借景城市办公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