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从设计到文创 品牌如何IP化

[日期:2020-07-16] 来源:美术报  作者: [字体: ]

 

 

随着“互联网+”和泛娱乐化的发展,IP 热潮随之而来。IP 即“Intellectual Property”,意为知识产权,其原意为“智慧(财产)所有权”也称为智力成果权。一个强大的IP 品牌,通常能够让消费者清晰地识别并唤起消费者对其产品的需求,因此,近几年IP 由传统走向开放,包括游戏、影视、动漫、表情包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并吸引众多行业和品牌参与其中。

ADM2020“国潮新生”现场

“地摊经济”政策的宣导下,全国各地都开始吹响复苏号角,杭州会展也在积极响应,而作为影响力辐射全亚洲的展会IP以及在杭城成长起来的综合社交平台,ADM(亚洲设计管理论坛与生活创新展)更是责无旁贷。近日,ADM2020“国潮新生”发布会在荷花盛开的西子湖畔——西湖博览会博物馆,圆满落幕。为期三天的2000方展会吸引了多达5千余人线下赴约观展。

发布会上,杭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胡伟和蓝狮子出版创始人吴晓波一起为“国潮新生所”揭幕并与出席嘉宾合影留念;ADM主席、中央美院教授王敏发表了致辞,肯定了“产业+会展”的创新模式,也表达了对ADM的未来发展的美好期许。创始人李健,亚洲设计管理协会秘书长、创始人海军博士先后发布了产业规划与未来发展的布局。同时,出席领导和嘉宾还共同体验了国潮新生所的展览。

成立于2013年的ADM始于展会,经过多年的发展和沉淀,如今已经成为杭城的一大文化名片,深受年轻一代的喜爱。在互联网经济的驱动下,消费环境和消费行为不断发生变化,各大文创品牌在顺应时代潮流的过程中,探索新的发展方式。

熟悉杭州的朋友们知道,1929年举办的第一届西湖博览会的宗旨是“提倡国货、奖励实业、振兴文化”,这与此次发布会主题“国潮新生All in Design”不谋而合。30多个品牌临时展区完美融合于这座历史浓郁的博物馆中,让当下潮流生活方式与西博会深厚的故事相互碰撞,激发出全新的火花。

国潮涌动,正当其时。中国文创品牌无论在设计、产品质量还是用户体验上,都已经成为优秀的代名词。“国潮热”的背后不仅代表着新东方美学愈发受到肯定,更代表了时下人们生活方式的变革。作为美好生活的倡导者、参与者、实践者和推介者,主办方在这股大潮中更是充当着不可替代的角色。

文创IP 由于其自身的开放性与包容性,受到格外的关注。作为年轻潮流的一代,帽子也是必不可缺的单品,此次与青年潮牌别闹BIZZCUT带来的“ADM X BIZZCUT”Design for Fun联名帽,也在此次发布会上首亮相,瞬间抓住了在场潮人们的眼球,一面是酷炫的绿紫色撞色设计,一面是百搭沉稳的黑色,双面设计让人犹如入手两顶帽子。

在这场别开生面的展会中,记者发现几只印有《读者》封面图案的单品包包,一下子就把我们带回到了那些年。毋庸讳言,《读者》在70、80甚是90后心中占据了读书时期的美好阅读时光,而它亦被誉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本期邀请CulCreat×《读者》联名款的独立设计师讲诉他的设计独白,满满回忆。

ADM自成立以来,始终相信设计驱动的力量,不断给大家带来新生活、新文化、新社交的多维体验。希望通过此次发布会,向大众展示新国货的力量,实现品牌IP化,让大众深度感受文创与现代潮流融合后的新奇体验,助力国潮“新生”,助推产业联结,探索设计驱动下的新价值。今年的发布会到此告一段落,正式的展会+论坛将于11月初在杭锅老厂房举行。让我们在深秋相约,继续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国潮新生”。


[延伸阅读]

重拾儿时翻阅的《读者》一位台湾设计师的内心独白 

身高194cm的徐之博与别人站在一起,总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听他讲话,一口的台湾腔,瞬间又把这位高大的男生形象变得有些“软萌”。徐之博生在美国,长在台北。在全球化发展的背景下,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以及世界观,他从初中时候就来到上海就读国际学校,大学时期去到加拿大留学,后又回到上海,如今已在上海待了十多年。

 

CulCreat×《读者》联名款包包

徐之博是90后,年轻的他已经是CulCreat品牌的主理人(CulCreat源于文化与创意两个英文词的缩写),去年他与《读者》联合做了一款包,一鸣惊人,勾起了众多文艺青年的回忆。说起与《读者》的渊源,还得追溯到他的国小时期。“我虽然读的是国际学校,可《读者》是老师推荐的必备课外阅读。看这本杂志主要是为了提升中文造诣,时间长了,它确实给我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每篇文章写得都那么美,那么富有哲理又温暖人心。这个阅读习惯一直持续到高二高三,后来因为被归类为闲书,就看得比较少了。但现在重新拿起,倒是可以让我在浮躁的生活中获得些许安宁,可以停下来思考。”

随着电子信息的爆发,虽然人们获得资讯越来越容易,却也抹杀了文字的情感。可当文字出现在纸张上,文字变得可保存,有记忆;一种能封存的感觉,让人留念。为什么要做这款包?在与书店君的对话中,徐之博讲述了这款联名背包的经历和感触——来自于再看《读者》。一款包以新面貌出现,以年轻人喜欢的形式延续下去,这本杂志对他来说,承载着一代人的记忆。如何让它既保留年代感,又保持先锋性,是设计师一直热衷做的事。所以与《读者》一样抚慰心灵的纸质包,将人文关怀由背包植入了人们的生活与内心。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有同感,重新拿起纸时,会发现一下子不知道如何书写。文字变成了如鲠在喉的陌生,压力不能流畅抒发,这种心情会让人莫名难过。”徐之博谈起包包的设计理念时说道,其实纸承载了太多美好且温暖的记忆。就如制作《读者》联名包,它打开了设计师对于纸的着迷。这款包采用水洗牛皮纸这种可水洗、可降解的环保材质,由纯天然纤维纸浆制作而成,因此它如纸一般轻薄,却坚韧如皮革,耐撕耐磨,可水洗、可熨烫。随着时间的流逝,背包留下自然的褶皱和纹理,那是只属于个人的独特印记和温度,记录着生活的痕迹。“把传统的纸重新定义,创造赋予新的生命呈现在消费者面前,就是我们的文创。”

之前设计团队内部碰撞商榷的时候,为了选取哪一期《读者》封面而争论不休。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给每位阅读者对于杂志的印象也各不相同,所以最后决定——留白。为背包表面附一层透明覆膜,用以替换“封面”,覆膜不易刮花褶皱,可以DIY自己喜欢的封面作为“替芯”。但在最终定稿时,徐之博团队还是给出了自己对于《读者》的诠释,基础款分为东方女神和西方女神两个款式:东方女神为《读者》创刊号封面娜仁花,红色浪漫,致敬创刊号;西方女神为达·芬奇画作《蒙娜丽莎》,绿色沉静,复古返潮又不失个性。侧背包整体大小和一个iPad相当,轻松hold住日常出街小物,而零钱包,正面是著名书法家赵朴初先生提的“读者”二字,反面是经典的小蜜蜂形象,寓意“采百家之蜜,成一家之言”。其IP 文创的研发设计与赋能,是读者(上海)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运营的方向之一,从此次联名款的成功案例背后,更折射出了经典IP的无限可能。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hda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