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HDA展讯 | 庚子鼠年祭

[日期:2020-07-09] 来源:设计艺术家网  作者:杨倩 [字体: ]

 

 

 

写给“庚子鼠年祭”
文/策展人:幸子



从武汉封城到新冠肺炎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肆掠,疫情之下,生离死别都被残忍的摆在面前。在无情的灾难面前,活着将成为了人们最迫切甚至是唯一的诉求, 如同作家余华所说:“作为一个词语,‘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在这种时候,艺术既不能成为充饥的粮食,也不能成为救命的药,艺术看上去似乎真的是无用的,同样,讨论艺术的有用和无用,似乎也毫无意义。
所以,与其把“庚子鼠年祭”称为一次艺术展览,我们更愿意把它称之为一次艺术计划,它根植于全世界所面临的残酷现状,无数家庭的切肤疼痛,不断攀升的死亡人数,以及一次又一次在灾难降临之后,人们毫无用处的懊悔却又一次又一次的故态重演……而在汉语里,“祭”本意为向神灵、祖上献上供品,并举行仪式,表示崇敬、祈求保佑。后来演变为对已故之人的追悼及仪式。它是动词,同时又暗示了这次计划的另外一重含义,即“记”,将全世界每日更新的死亡数字,记录并呈现出来,是作品重要的一部分,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英国学者克莱尔·毕莎普认为“‘计划’一词在1989年以后的艺术中频繁出现是十分重要的。”‘计划’意味着作品以开放的、后制的、以研究为基础的、长期的形式取代作为一个客体的艺术作品。“ 就像庚子鼠年祭这个艺术计划,它包含很多内容,它的时间我们无法预测,如同疫情的结束我们根本无法预测,但我们希望,展览的时间越短越好,因为这就意味着世界再一次安全了。
庚子鼠年祭建立了一个极具矛盾感的空间,中式的文化内涵和西式的表现方式产生结合;理性和情感成为两条相交的脉络;书写着祭文的松软的泥土和踩在脚下咯吱作响的石子路;挑高的空间与刻意压低的视觉焦点一一形成对比。两只鼠的形象被安排在所有冲突的交接点,鼠年的”鼠“的形象配合着”哀悼基督“式的动作;一条脉络展示着充满情感取向的视频内容,另一条脉络则用一个个冰冷的死亡数字记录着疫情的残酷……与此同时,在进入同时也是出口的”三角形“旁,六只小老鼠,排列演示着慢慢站立起来的系列动作,暗示着生机,提示着即使面对惨烈的现状,全世界也需要满含希望,如同经历了漫长的76天的封城,武汉城市的重启,昭示着的是黑暗终会过去……
作品整体所呈现出来的沉重感,一是在于我们所面临的世界范围内的现状是如此惨重,以至于整件作品的氛围基调都是十分肃穆的。同时也是因为作品的呈现方式,在相对敞亮的大空间里,单独隔出的小空间,巨大的墙板保持了它和柱子之间细微的距离,正面被切割出来的三角形仅仅作为可以洞见一部分内容的窗口,人们需要从侧面稍大的三角形切口进入,或许是并不那么舒服的可以让人进入的高度。整件作品被塑造得如同一座纪念碑,不论它的形态如何,它总应当兼具纪念与警醒的作用。庚子鼠年祭最大的意义或许就在于此。
按照豪泽尔的艺术社会学研究方法,艺术不可避免的要受到它所处的时代的影响,艺术家也是如此。就像1630年被普桑所描绘的《阿什杜德的瘟疫》,1869年被居勒o埃里o德洛内绘制的《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又或是2003年被赵振华所绘制的《抗击非典》系列作品。但豪泽尔所说的艺术社会学实际上更强调艺术对于社会的反作用,如同前卫主义否动了现代主义,因为他们认为现代主义只处理风格的形式演变,而前卫主义实际上”否定的不是一种早期的艺术形式(一种风格),而是艺术作为一种与人的生活实践无关的体制。“ 它强调了艺术作为一种形态,对于社会的关注与反映是正当而合理的。试问又有哪个艺术家能不受到他所处的社会对他的影响呢?
而纵观当代艺术的发展,它似乎不可避免的走向了两个方向,”在一极,艺术成为了一种单纯的笔墨游戏与自娱自乐,一种与当下感性毫不相关的文人雅玩或匠人的玩意儿。……社会的转型、生活的演化、感受性的变迁、审美观念的变化,在他们看来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或者干脆是不存在的。“ 在另一个方向,艺术家把自己的眼光更多的投掷于我们的日常生活,社会的问题被暴露在艺术作品中,一是因为艺术家对这个社会充满”野心“,企图以艺术的方式解决问题,而艺术实际上可能并不能产生直接的效用,那么,艺术如何起作用?这也是”庚子鼠年祭“意图抛出的问题,作为一件艺术作品,它有什么用?也许需要留给更多看过它的人去评判。
就艺术作品而言,重大社会事件、历史事件将不可避免地影响一批人的艺术创作方向,为其提供题材。而作品动机很重要,如同,医生用医术救人,而艺术家用艺术作品呈现、记录、反思,方式不同而已,作用点自然也不同。当然,人们的指责也是无可厚非的,我们的时代并不缺乏艺术投机者,如同其它行业一样,也许时间会成为最好的筛子……

 

 

 

 

艺术家团队

Artist team


 

艺术创作

Artist

胡骉、温凯翔

 

祭文作者

Ritual Author

何立伟

 

祭文朗读者

Ritual Reader

李兵

 

英文翻译

Translator

谢菲

 

影像团队

Imaging

井深、零著、唐糖

 

DAL

数字建筑实验室

Digital Architecture Lab

 

 

 

 

策展团队

Curatorial team

 

 

策展人

Curator

幸子

 

学术主持

Academic chair

何玲

 

执行团队

Execution team

黎艺术馆团队

 

 

 

 

支持单位

Supporting unit

 

 

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

CIID长沙

潇湘设计书院

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公共艺术专业委员会




 

媒体支持

Media support

 

 

雅昌艺术、凤凰湖南、新湖南、红网

潇湘设计书院、凡益

 

 

 

 

赞助机构

Sponsoring agency

 

 

衡润集团

和壹光影艺术空间

目耳文化

甘父纪

 

 

 

 

展览时间

Exhibition time

 

 

2020-04-11,下午4:04分

 

展期

Extension

2020-04-11--世界疫情基本稳定

 

地点

place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潇湘南大道368号中盈广场C栋2楼




 

作品图片

Practical effect of the work

 

 

《殇-1》

雕塑

尺寸:800mm高,700mm宽,400mm厚

材质:PLA 3D打印,锈蚀表面处理




《殇-2》


《震》雕塑

尺寸:600mm高,900mm宽,350mm厚

材质:PLA 3D打印,锈蚀表面处理





《铭》综合材料系列架上作品

尺寸:1200mm高,1200mm宽

材质:9mm PVC板UV印刷,96x140mm白色打印不干胶纸






《承》系列雕塑

尺寸:300mm高,200mm宽,200mm厚

材质:PLA 3D打印,锈蚀表面处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hda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