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HDA资讯丨魏春雨:跳出单纯形式框囿,追求深层场所语义——地方工作室作品展开幕沙龙

[日期:2019-08-30] 来源:HDA  作者: [字体: ]


“建筑自治性表达应如何顺应城市功能的异化与发展?类型与原型背后的深层生成逻辑是什么?场所营造中如何顺应人的心理认知?所有这些问题最终均指向了一种古老而带有自省式的哲学概念——‘图式’。‘图式’可以通过‘投射’作用于建筑而得到再现,即‘图式再现’。它启示我们去关注形式背后内在的人的心理感受和形成机制,跳出单纯形式框囿,去触碰形而上的意义,追求深层场所语义。”

——魏春雨




『 周榕:感性而具体的“地方”,深刻而抽象的“图式”  


对谈主持人周榕 © UED

 

 

最近,我的学生推荐了一个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就很像中国建筑界多样性的格局。节目里有摇滚老炮儿,一开嗓子就特别正,就像我们崔愷院士的正宗的中国式设计。也有“九连真人”乐队,就像魏春雨老师代表地方的建筑,可以说他是地方建筑学派的代表。

 

魏老师对抽象思维结构的痴迷,构成了他几十年的一以贯之的设计主线。“图式”其实本身需要把纷繁芜杂的现象归类,因为“地方”是感性而又具体的。而“图式”又是深刻而又抽象的,这两者的结合就变成了“地方图式”。我想请问各位,怎样思考“地方图式”?“地方”是否有特殊的思维结构?是否有“图式”的结构?



 

『 庄惟敏:锤炼出自己的风格、自我的“图式” 』


庄惟敏 © UED

 

“图式”,其实就是你内心认为的理由,自我的核心性体现。春雨认为所有创作都可以用“地方图式”去解释,这其实就是一种大师范儿的自信。对学生而言,要教给他建筑学,还要教他一种自我发现的方法——用“图式”来解释。至少告诉学生这是一条路径,或一种追求,这在创作过程中很重要。

 

 

类型学其实比较自我,它还需要升华,最终锤炼出自己的风格、“自我”的图式。站在建筑师的角度,特别需要这个过程。我个人理解,有时候过于强调地域是挺机会主义的,特别是在面对一些当地元素符号的堆砌时,你很难说这种东西没有自己理论,没有自己理念。而春雨,他升华了理性逻辑,我非常钦佩。今天,春雨这20年的创作积淀华丽转身。




 

『 吕品晶:地方本没有“图式”,做得多了,就有一定“图式” 』


吕品晶 © UED

 

我觉得正是因为“地方的概念,使得春雨在建筑语言选取上比较自由——我要坚持现代性,坚持发展现代主义建筑,坚持现代主义的语言、材料、建造手法。图式”,可以当成一种公式。通过符号语言的变化,去获取一种创新的途径。魏院长的三个层次——类型、分形、图式。我觉得第三个层次实际上是一种意识上的方向。用一种理念,一种方法,去寻找一种创新的途径。

 

 

“地方图式”是一个不断地发现自我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随着不断充实原来设定的原型,不断地汲取各地方要素、个人的感悟以及更多的建筑实践,我相信“地方图式”最终是会形成的。地方本没有“图式”,做得多了,就有一定“图式”。




『 崔彤:当四海皆准的语言着陆地方 』


崔彤 © UED

 

 

在春雨身上有双重性质的冲突,他既地方又中央,既温婉又刚硬。粗鲁的诗意就是从春雨这些房子当中牵引出来的。从水刷石的教学楼建筑开始,有一道柔滑的极光进来、一种温润的力量进来,直到最后田汉文化园作品呈现,直戳人心。好像来自于上一个世纪的力量,突然从天而降。

 

关于“地方图式”,隐约有一种戏剧性的冲突。原本图式或范式都带有某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国际化语言在里面。但它着陆在地方时,形成另外一种新的感受,变成独特的景象,指向一个可能是面对未来,可以不断更新的、不断变化的、不断从过去到未来的一种新的地方图式语言。它已经不再是地方符号性的图像语言,而是直接走向一种景象。这个建筑能吸引大家去参拜,去感受,去游览,都是来自于这种力量。



『 孔宇航:谦逊的为人,刚强的建筑 』


孔宇航 © UED

 

春雨最大的贡献是弥补了自50年代到80年代末,中国近40年的现代建筑欠缺。在这期间,很多建筑师仅仅停留在表面上、图像上吸取西方的形式语言。他们缺失的不仅是思想,还有形式语言。春雨是有思想深度的,“图式”是有升华意义的,实际上可以称之为现代修正主义

 

春雨特别具有中国古典地域情怀,通过对地方建筑的热忱、功底,执着地探索挖掘自己的思想内涵。春雨的为人谦虚低调,但他的建筑又是刚强的、英雄主义的。他希望自己的作品,在百年之后,仍然为人所知。在他的表现中也带有多重面具,年轻时是刚柔的,而从谢子龙项目开始柔化,无论是材料的使用,还是光影的变化。作为一个从事建筑教育的教授,做出这么优秀的成果很不容易,无论是精致度,还是细部的处理都非常卓著。



『 李兴钢:发现自我,表达自我 』


李兴钢 © UED

 

“发现自我”对于一个建筑创作者非常重要,而这个“自我”与每个人经验,生活经历,还有对事物本能的认知有关。在发现自我后,也需要找到一种工具、一种媒介把“自我”表达出来。

 

 

今天的这些模型、非常有震撼力的图片,都让你想象到建筑真实的质感与思考。三四年间,春雨的作品发生了很大转变。而表面风格变化的背后,不管是类型也好,图式也好,地方也好,中央也好,就是两个字——“自我”。春雨其实是在表达他的“我”。春雨的“自我”、他的自我的表达,不论是用“图式”的解说,还是用“地方”的解说,都表达的是他独特的自我。这么多年他都在寻找这个“自我”,用不同方式表达“自我”。希望春雨在未来还能够把这个“自我”挖掘得更加深厚,有更加精彩的表达。



『 王路:每个人心中都有不一样的“图式” 』


王路 © UED

 

 

每一位建筑师,在他的内心深处,或者在他思考的时候,也许都会有一个图形或图景能够触发他的设计或是出发原点,这可能就是春雨所讲的“图式”。无论建筑是在地方之上,或是地方之外,需要的其实都是一种品质——这个建筑是当地人需要的,并且它的价值品质更高。

 

湖大建筑馆,水刷石的老房子,光影营造得非常好。我喜欢这个房子,并不只是喜欢它的材质和光影,其实更是喜欢它为整个长沙建筑语境带来的一种新“图式”。“图式”指的是建筑的一种状态或一种表达方式。当代中国建筑界很多优秀的建筑师,可能每个人心中都有不一样的“图式”。春雨其实是抓住了建筑最朴实的价值来拓展自己的“地方图式”,远方的“图式”。



『 曹晓昕:站在世界中央的地方中央军 』


曹晓昕 © UED

 

 

“图像”“图式”,我更愿意说是现代主义。现代主义不仅提倡使用功能和经济,也一直在追求某种“图式”。包豪斯不仅邀请工匠设计了很多工业作坊,还邀请了以抽象见长的艺术家,他们共同造就了现代主义起点。

 

我觉得春雨的建筑设计就是在地方的中央军,而且还是世界中央,又是一个特别纯粹的一个现代主义的践行者,他的作品甚至于是带经典气质的。魏院长是一个图式的匠人,把经典的构成在不断推敲下,形成了自己的原型,体现了世界的中心——最正宗的现代主义。另外,在“图式”和“在地”里,建造也尤为重要。魏老师的模型不但具有“图式”的抽象感,而且尽量做到抽象。正是对于这些抽象模型的推敲,让这些建筑在落地之时,达到了更为极致的状态。



『 黄居正:什么是“地方”?什么是“图式”?』


黄居正 © UED

 

 

究竟是什么“地方”?最简单的地方应该是“合适”这个词,英文里用“right”,来代替所谓的“地方”。“地方”是比较广义的,要应对周围风景,要应对气候,要应对使用者的爱好,倾向和兴趣。

 

究竟什么是“图式”?西洋画里,人的结构、人的比例等等其实就是“图式”。在人像写生时,艺术家其实是参照他们心中的“图式”进行绘画,是一个制作 - 与图式比较 - 再修正 - 再匹配的过程。而在建筑设计中,“再修正”这个过程非常重要,要去根据现场条件,去修正图式。个人图式在面对具体条件,或者在不同时期也会出现一些变化,也就是一个制作 - 与图式对立 - 再修正的过程。春雨的“类型还带有一构成主义早期作品带有明显的类型学的景象。而“图式”是相对自由,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从谢子龙到田汉的变化,这就是“图式”带来的作用。

 

 


『 王昀:这个“图式”不是以往的长沙,而是带有未来感的长沙 』

 

王昀 © UED

 

春雨其实是北方人,他来到了长沙这个“地方,探索长沙的地方性,并且主张抽象出一种“图式”。在他的建筑中,我看到的是北方的性格、北方人所拥有的图式性表达。春雨为长沙带来一个新的“图式”,这个“图式”不是以往的长沙,而是一个带有未来感的长沙,具有国际性和世界性。

 

而为什么春雨的作品如此具有吸引力?重新回到人作为创作本体的表达,就像史前文明的状态,地域一个个地被割开,抛弃了所有人共通的东西。地球不过是宇宙中的一个小行星,历史不过三四万年,那在这之前是否有一个共同的起源?魏春雨的“图式”被长沙人们深深的喜爱,我认为在这样的表达里就蕴含着人类共通的东西。



 

 『 谢剑洪:形式上的欣赏,精神上的共鸣 』


谢剑洪 © UED

 

“图式”可以是具像的东西。但是具像的东西一定是需要通过不同的手段或者手法来归纳的,所以“图式”又是非常具体的。在做建筑设计时,我们通常会运用某种手法或者种形式,但更重要的是,最后要把想法落实。再漂亮,想得再漂亮,做不出来是没有意义的。

 

一个好建筑,你不仅仅在形式上欣赏它,更会与它在精神上产生共鸣。为什么魏老师的作品有如此吸引力,不见得在于纯粹的形式或者材料,因为每个人都会从不同的精神层面去感受这个空间,是不是给你一种震撼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图式”又可以是抽象的东西,具有概括性、精神性。当把抽象的、概括的、形而上的东西做得非常具像的时候,就失去了意义。魏院长通过“图式”的方式,通过自己再加工,向大家呈现作品以及对空间的追求,我特别钦佩。

 

 

 

周榕:今天,春雨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启示:建筑没有死胡同,只要你钻得足够深刻,就会脱胎换骨。重要的是,要有一种东西能够带领你不断地前进,不断地思考,不断地把能量凝聚在一点,终会形成突破。30年来的探索与钻研,终于一朝打通。最后,再一次祝贺魏院长成功举办展览,谢谢魏院长!



圆桌对谈现场 © UED

 

嘉宾信息

※ 嘉宾顺序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崔   彤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中科院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副院长,中国科学院大学建筑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导,中国科学院大学李政道科学艺术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设计导师

曹晓昕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第三建筑专业设计研究院院长,器空间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黄居正  《建筑学报》杂志社执行主编

孔宇航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兴钢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李兴钢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吕品晶  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常委、副院长、教授

魏春雨  湖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地方工作室主持建筑师、东南大学建筑设计及理论博士

王   路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   昀  北京建筑大学建筑设计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方体空间主持建筑师

谢剑洪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环境艺术研究中心主任

庄惟敏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总建筑师

周   榕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来 源:UED城市环境设计

主 编:马建成
副主编:伍 琴
编 辑:黄文雨

 

 


往期相关文章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hda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