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HDA资讯丨魏春雨:回归内心自省,破解建筑创新之题——地方工作室作品展开幕沙龙

[日期:2019-08-29] 来源:HDA  作者: [字体: ]

2019年7月21日,“地方图式”地方工作室作品展开幕沙龙暨UED杂志魏春雨专辑北京发布会在UED杂志社三层展厅成功举办,下午14:50,圆桌对谈上半场正式开启,在王辉的主持下,9位嘉宾围绕“建筑在地性”和当代建筑如何创新的话题展开了热烈讨论,并分享了各自的思考与见解。本文是UED对此次圆桌会谈的整理。

 

“地方”不再是简单的地方,我们将地方的语义由简单的物理空间拓展到更加多义的一种语境,将其作为一种审美认知与设计态度乃至价值体系。我们立足“地方”,而又以图式的概念超越“地方”。“地方”已不是一种简单的时空定位,它是存在于我们内心的某种图式,是一种我们在设计之路上一直追寻的心灵慰藉。只有我们回归到内心自省,我们才能认知“地方”。

——魏春雨

 

 

 王辉当现代主义千城一面时,每个人还能有自己的现代主义 』



对谈主持人王辉 © UED

 

“在地”原意为现场制造(In-situ),建筑的在地性将建筑与所在地方的自然环境及人文文化融合。中国古代营城讲求“相土尝水”“象天法地”;中国古代建筑讲究“天人合一”“浑然天成”。当代建筑的在地性不仅要“因地就势”“因地制宜”,也需要把握当地生产生活方式与人文历史。建筑在地性是当代中国“千城一面”困局的破解之道。

 

首先,我先向魏院长和各位嘉宾提出3个问题:第一,来自不同地域的建筑师,如何找到深入“地方”的支点?第二,从中国建筑师承担的责任出发,如何用世界性的语言表达中国的地方性?第三,也是我最大的困惑所在——图式语言产生的过程,是否进入到了一个伪命题的状态?这不是对魏院长的方式方法的批判,而是对他的欣赏,因为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一个如何把自己的直观世界上升到一个理论高度的问题。魏老师给我的启发是,当现代主义千城一面的时候,每个人还可以有自己的现代主义。

 

 

 

『 崔愷:建筑艺术需要多元性,“本土”与“地方”没有本质区别 』



崔愷 © UED

 

从图形、图象到图式的转译过程,与建筑师工作多年后的感悟有关,它来源于“地方”,又超越了“地方”,最终形成自己的一套理解。对我来讲,“本土”不仅仅是一个逻辑或概念,它也在实践当中在不断深化。我认为,我的“本土”和春雨的“地方”有一个区别:我潜意识意识中对地方性的解读更具体,但之后的理解和介入以及采取的策略是抽象的。我不去归纳,也并不用一个原型去控制,而是希望以一种更自然、更放松的方式去回应当地的人文和气候环境。

 

总体来讲,我觉得两者没有本质的差别,只是每个人对地方、场所、在地等词汇的理解和策略不同。建筑艺术需要多元性,每个人要有区别于其他人的理解。所以我对春雨是一直是非常敬佩的。

 

 

 

『 杨保军:结合“天道”“地道”“人道”的在地建筑 



杨保军 © UED

 

规划和建筑都是为了创造更好的人居环境,其中建筑的表现更加直观,而从规划的角度来看,对于“在地性”的概念,我的观点非常鲜明,我鼓励和赞赏一切对“在地性”建筑创作的探讨和尝试。建筑与艺术有很大不同,建筑一但建起来,是扎根在一个地方的,它的流动性很弱,所以说我非常赞成建筑的“在地性”。

 

中国古代讲求天人合一,借用《易经》中“天道”“地道”“人道”的概念,它们者分别是指阴和阳、刚和柔、仁和义,贯通起来就是“王道”。“天道”告诉我们,要去回应不同地方的气候情况;“地道”是指去适应地形地貌、土壤植被;“人道”则应关注当地人的生活习惯和审美趋向,把握时代发展的需求。把这三点结合起来,使我们的建筑能够更好体现历史文化、地域特色和民族风情和,如果再能够呼应一下时代精神,那么这便是一个好的建筑作品,这也是我对“在地性”的理解。

 

 

 

『 周恺:“在地”既是客观存在,又是主观表达 』



周恺 © UED

 

春雨所说的在地性,与当地的风土人情、建造智慧、生活习俗等因素均有关联,但他采用了现代的语言去表达。实际上,天津与北京在地理环境、气候条件上没有太大分别,更多是人文上的差别。我认为,在地具有两面性,在地性既是客观存在,又具有内心的主观性,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形式,而是跟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建筑师都拥有自己的主观想法,或许也会被时代的浪潮裹挟着向前。因此,我认为对于建筑师来说,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并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 胡越:地方是一种态度,而实践没有标准答案 』



胡越 © UED

 

我认为,“地方建筑”其实是一种态度或一种状态,是一种对主流文化或主流价值观的一种挑战和批判。作为一个人,我们的认识和实践都是有限的,所以我们人往往要借助一种方法手段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魏老师就探索到了一种方法,在中国现在比较复杂的建筑师生存环境下,他能用种一个方法系统性地进行系列实践,这是很难得的。科学追求真理,具有是唯一性,实践是多解的,它没有标准答案,最重要的是方法的多样性。每个人认真去做了,拿出一个观点来,这就是建筑设计的价值,也是建筑师探索的价值。

 

另外,我们知道,建筑设计要符合现实生活的需要,对“在地性”的讨论是否是一个伪命题?它是否真的符合建筑发展的道路?这是我想提出的一点思考。

 

 

 

『 张利:真正的“在地性”,存在于建筑落成之后 』



张利 © UED

 

为什么在世界语境下,还要探讨“在地”的话题?首先,我想从建筑师面临的两个平行悖论谈起。我们知道,人的发展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是想要成为“完人”的阶段:他想要成为完美的人,但又认为自己不够好,于是向着另一个理想的形象努力。第二个阶段是,等到终于接近理想的目标时,又发现做不到,因为所谓的“完人”是不存在的,于是他再次想找回自己,但路途依旧艰难。这就像是建筑师行业面临的进退两难的情景。

 

从艺术方面和实际操作方面来讲,存在两个平行的悖论。第一个悖论,是我们承接别人的项目,却希望做出属于自己的作品;第二个悖论,是至少在今天,我们还不愿意承认我们自己的作品是自恰的,一旦拥有了自洽的状态,我们作品也就失败了。这两个悖论是每个建筑师,或者说任何一个行业中的人都要面对的,重要的是与这两个悖论抗争时,采用的是一个怎样的斗争方式。

 

我觉得魏老师的斗争方式,就是一种特别诚实的方式。他保持了对建筑学的激情,他采用的是一种“自洽”的方式——这不是妥协,反而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真实。魏老师的作品中,我唯一去过的建筑是谢子龙影像艺术馆,我从来没见过在一个建筑中,能有如此多的本地人享受其中,这才是真正感人的地方。真正的“在地性”,存在于建筑建成之后。“在地性”不是用符号语言来判断的,而是要看地方人民群众对它的热爱程度。

 

 

 

『 孙宗列:处在艺术家和建筑师边缘状态的实践 』



孙宗列 © UED

 

我是湖南大学恢复建筑系的第一届毕业生,毕业之后一直在北京从事建筑设计工作。在设计实践过程中,可能在座的很多老师和年轻人都或多或少地或者自觉不自觉地面对和探索着我们今天所说的建筑“在地性”问题,但今天的展览和魏院长演说,为我们展示了一种持续坚守和不断践行中的系统性研究以及令人震撼的成果。

 

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是,艺术工作者也在谈论“在地性”的话题。但艺术家和建筑师对“在地性”的理解是大相径庭的。艺术家,特别是雕塑家,认为“在地性”反而是艺术创作的一个危险所在,过度关注地域环境,可能不利于艺术创作;而建筑师恰恰相反,我们在从事建筑创作的时候,更多是希望去挖掘和发现“在地性”,因为建筑更加实用,它承载了人们的日常生活的需求。这导致了艺术家和建筑师对对“在地性”的理解不同。我认为魏院长的实践和作品,恰恰处在艺术家和建筑师这两种状态的边缘,他既关注地域,又能够在实用性之中营造具有独特语言表达性的场所空间。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

 

 

 

『 祁斌:“在地性”更多体现在与人的关联 』



祁斌 © UED

 

今天研讨的主题是“在地性”,由于建筑特有的场所属性,在地性被建筑领域广泛关注。如果比较艺术领域,艺术创作一般在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两个不同层面体现不同的价值观取向,对在地性的关注和表达也全然不同。传统艺术跟当代艺术的重要区别,在于传统艺术首先讲继承和发扬,而当代艺术在于叛逆和创新,创作出发点和目标上都有很多不同。

 

建筑领域经常讨论的地域性、环境性、文化性等问题,更多体现传统审美价值体系基础上的创作哲学。读魏老师的作品,感觉得到很多当代性的创作内容。他的每个作品的出发点似乎就具有某种与生俱来反叛态势,作品从创作原点开始就在有意无意地回避固有的思维模式和传统的思维导图,这是一种从当代的逻辑思维入手的创作方法。

 

我理解的“在地性”,除了“物”的因素,还包含“人”的因素,即积淀在人的精神中的经历多年物化沉淀而来的特有的人文精神,它契合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一面。所谓“在地”,是跟当地的人的状态、思想、情感、建筑息息相关的,与人的行为活动有着直接的联系,是一种贴近地域人文精神和状态的“在地性”。

 

 

 

『 曲雷:对“在地性”的实践是殊途同归的 』



曲雷 © UED

 

魏老师的设计不仅仅是在今天展示的位于湖湘文化的核心——长沙的项目,而且在湖南周边的很多地方,对“在地性”的实践已有几十年持续不断的耕耘。他不断发展及丰富的设计,给建筑界带来了很大的惊喜。虽然我们设计中都强调“在地文化”的表现,但我们的实践与魏老师有很大不同。魏老师是位于地方提出的“在地性”,而我们是在北京,用自上而下的视角去看待地域与传统,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作品都在湖南,但设计方法完全不同。有意思的是,我们的结果殊途同归,都注重文化与表现、都是现代的、都强调内心的自省,强调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神。毕竟传统与“地方”存在于我们的血液与骨髓。

 

 

 

 王振军:建筑创新在于寻找共识下的不同切入点 』



王振军 © UED

 

如果用三句话对魏院长做一个总结,我觉得是“状态在地方,理想在高处”,“表达在当下”。长沙可能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节点城市,但是它很有特点,魏老师的团队30年聚焦于这方水土做出了有特点、有力度的作品,这一探索确实给我们带来很多启示。我觉得魏老师起的“地方图式”这个名字,是清醒和准确的,同时也透着一种自信。他为什么自信?是因为他的有自己通过几十年实践总结出的“地方图式”这套认知体系在背后做为支撑,同时也依靠这个体系跳出了地方。

 

今天我们对“在地性”这个概念的讨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已经有共识。而如何去落实“在地性”才是今天应该探讨的问题。那么,在对建筑学的基本要素已基本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如何创新?在我看来,建筑师寻找新的认知模式应是当下建筑创新的潜力所在。崔院士的“本土设计“就是要我们应站在更高的高度,以更大的视野、更深刻地思考来认知建筑。魏老师则通过建立自己的”图式“认知模式为自己的创作带来了不同的切入点,我觉得很有意义。因为世界建筑史就是在不断拓展和深化认识的过程中向前发展的。

 

 

 

王辉:以崔院士的“本土”理念为代表,各家都有“一土”,这是非常好的文化自信的意识;“天人合一”的说法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以一种现代的方式向世界展示;而对于建筑地方性的评价,不是以符号或形式来判断,而是看地方人民群众对它的热爱程度。也许大家应对在地问题所采用的方式不同,但最终都是殊途同归的。魏老师的展览和今天圆桌对谈的最大价值,是让我们意识到无论是对“建筑在地性”的探讨,还是对当代建筑的创新,我们中国建筑师除了实践层面的探索,更要有一种理论自信文化自信



圆桌对谈现场 © UED

 

对谈嘉宾信息

※ 嘉宾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崔   愷  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名誉院长、总建筑师,本土设计研究中心主任

胡   越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

祁   斌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

曲   雷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中旭公司理想空间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孙宗列  中国中元国际工程有限公司顾问首席总建筑师

魏春雨  湖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地方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王   辉  URBANUS 都市实践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建合伙人、主持建筑师

王振军  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总建筑师,王振军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杨保军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教授级城市规划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土地学会常务理事

周   恺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天津华汇工程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总建筑师

张   利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建筑》杂志社主编




来 源:UED城市环境设计主 编:马建成


副主编:伍 琴
编 辑:黄文雨

 

 


往期相关文章HDA资讯 | 湖南大学建筑学科90周年庆北京启动仪式与“地方图式”学术交流活动同步举行HDA通知 | 纪念包豪斯10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HDA资讯 | 安勇副主席 应邀到2019“NOTA X YNID 设计大师系列讲座”进行讲学HDA历史资讯|长春市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考察团与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交流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陈设艺术专业委员会“让陈设美化生活”主题交流会HDA历史资讯|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力邀陈志毅先生来湘学术交流HDA资讯 | “公共艺术与城市社会” 学术论坛圆满召开HDA讲座预告 | 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设计艺术理论专业委员会举行艺术史的“工匠文化”专家讲学活动HDA专委会 | 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设计艺术理论专业委员会成功举办专家讲学活动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设计艺术理论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学术交流会圆满成功

 

HDA焦点 | 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文化创意设计专业委员会对话 “醴陵陶瓷产业转型升级” 文创研讨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hda | 阅读: